农家小楼暗藏“接码”窝点,亲友抱团非法牟利齐落法网

接码平台
0 153

时下,手机验证码几乎成了用户注册或者登陆各种网站的通行证,各种“接码平台”由此应运而生,而这些“接码平台”滋生着各类风险隐患甚至违法犯罪活动。

日前,梅州市五华县公安局将侦查终结的郑某泉等5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移送当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同时移送的还有猫池123台、手机卡2611张、电脑10部及猫池配件等其他作案工具一批。

农家小楼暗藏“高科技”设备

2020年11月11日,五华县公安局网警部门接到市公安局转来的有关郑某泉、李某龙、魏某青、李某豪、李某雄等人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线索。

经侦查布控,11月13日,五华县公安局组织刑侦、网警和相关派出所警力在市公安局刑侦、网警等部门的指挥下,分为5个抓捕小组,在五华县内共抓获郑某泉、李某龙、魏某青、李某豪和李某龙等5名犯罪嫌疑人,查扣一大批黑产设备。

农家小楼暗藏“接码”窝点,亲友抱团非法牟利齐落法网

五华县公安局网警大队副大队长刘晓波介绍,当天上午抓捕小组在犯罪嫌疑人郑某泉家中发现并查扣部分接码设备。同时在李某豪家中发现大量猫池、卡池、电脑等用于接码的设备。经清点,在李某豪家中共扣押了103台猫池、主体机1台、电脑主机9台,交换机1台,手机卡1411张等一大批“接码平台”接收验证码的设备。

对于李某豪的父亲来说,这些“高科技”设备,他根本不知道作何用处,不了解不过问,但知道自己儿子和表侄他们通过这些设备可以赚钱。

亲友抱团非法牟利

经审讯,上述落网人员供认,他们在明知通过“接码平台”购买验证码的人,可能从事非正常活动甚至违法犯罪的情况下,仍购买猫池和手机卡等通过“接码平台”,在各APP平台注册账号并将手机验证码售卖给他人使用从中获利。

而这5名犯罪嫌疑人之间存在着亲戚或朋友关系。譬如郑某泉是魏某青的表哥,李某豪、李某龙是魏某青的表哥,李某雄与李某龙及郑某泉亦为表兄弟关系。

农家小楼暗藏“接码”窝点,亲友抱团非法牟利齐落法网

这个犯罪团伙成员中的郑某泉最早从事“接码”活动,后来人数不断增加。至案发,团伙成员共发展到5个人,随着人员和设备的增加,“接码”的工作地点也随之转移。

团伙成员之间分工明确,购买设备支出和盈利分成等收支账目清楚,除了李某雄未出资入股未参与分红,仅负责提供技术支持和运输购买的设备外,其他4人共投资约13万,一共获利约6万元,个人获利1.5万元。

贪财图利迷了心窍

犯罪嫌疑人郑某泉(男,1981年出生,初中文化)家住五华县城,在家中被抓获。郑某泉交代,2020年上半年听说“接码”能赚钱,于是通过网上搜索相关网页,在网页上了解到某聊天软件上能够获取“接码平台”上的有关信息,于是下载了该软件,软件里自带有不少“接码”聊天群。由此,郑某泉慢慢地熟悉了“接码平台”的操作。

2020年5月,郑某泉在聊天群内找到商家购买来猫池及用于接收验证码的虚拟运营商的电话卡。“接码”设备准备好后便开始“营业”找下家,即需要验证码的用户,至7月共获利7、8000元。

农家小楼暗藏“接码”窝点,亲友抱团非法牟利齐落法网

“当时我想,反正我只是提供验证码给他们,他们要干什么,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法律意识比较淡薄,加上‘接码’工作操作简单可获利,所以才会一时糊涂干这事。” 落网后的郑某泉后悔不迭。

犯罪嫌疑人李某龙(男,1995年出生,初中文化)在家中睡觉时被民警抓获。李某龙交代,2020年7月,从微信群中听群友介绍可以通过“接码”设备接收各个平台的验证码来挣钱,于是和郑某泉一起购买设备承揽“接码”业务从中非法牟利,后来随着“工作室”团队成员增多,又买了65台猫池、6台组装电脑和4000张手机卡来扩大业务。

犯罪嫌疑人李某豪(男,1991年,初中文化)从2020年10月26日起从事“接码”,称看到自己的表哥李某龙从事“接码”工作赚了钱遂加入了“团队”。

个人信息“裸奔”何时休

对查扣的手机卡进行核实时,办案民警发现不少人对个人信息在“接码平台”“裸奔”表示惊讶,而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担忧和愤怒。

来自山东省太原市从事洗车美容的小刘,面对民警出示的4个手机卡号和问及“这些手机号码是否你本人使用”时,感到愕然,称自己没有办理和使用过这些手机卡,自己的身份证从来没有丢失过,也没有借给他人使用。对于“裸奔”的个人隐私信息,小刘表示极度愤慨。

如今不少电商平台会给新注册的用户发放优惠券、新人红包等,因此有些人会通过购买验证码来注册成为平台新用户,领取优惠券或新人红包变现换钱,此类行为被称为“薅羊毛”。

侦办这起案件过程中,民警就发现不少此类批量购买验证码的人。2020年10月31日,自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的小黄,花了90元从郑某泉的团队中购买了大概100多条验证码。小黄称主要是购买某购物平台的验证码,因为该平台对新用户购物有优惠。

五华县公安局网警大队大队长张文浩介绍,此案是一起典型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案件,该团伙成员处于“接码”链条的中间端,依靠倒卖各类APP或网站的手机验证码从中非法牟利,注册平台不一样,验证码的价格也从几毛到几元不等。而“裸奔”的个人信息有些是通过“接码平台”流向如本文中提到的大量购买验证码注册购物平台进行“薅羊毛”的小黄手中,更多的则是流向于“杀猪盘”、网络裸聊等黑色产业中。

“刚刚过去的央视2021年‘3•15’晚会,曝光了侵犯个人信息的手段越来越智能、越来越隐蔽,导致个人信息‘失窃’防不胜防,我们网警部门将持续重拳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等网络犯罪,维护网络社会安全秩序。”张文浩说。